橙皮——抹茶千层真好吃

圈名江以菱,放飞自我月更党
高二理科狗,手机经常被收,但是会找人帮忙登号发文
江澄毒唯,priest女孩
楚留香玩家,云梦小姐姐
如果有人叫我橙皮会比听到有人叫我圈名更开心【一开心就产粮了呢】

学校不知道为什么要突击检查,月考说来就来很绝望了。
所以那辆女装车......可能要拖段时间了,我,我有三个新脑洞!【学生涣x生物老师澄,论坛体,年下预警】【受今天老师讲元曲的启发,想写公子涣x戏子澄】【江老师和自己成精的宠物犬涣的日常】都是小甜饼!我大概在29~31这三天内会放一天假,到时候一天四更,就当是给你们的补偿好不好!

【曦澄R18】吃早饭还是吃晚吟,这是个问题/四舍五入就是个女装paly

开学前最后一篇小甜饼,九号就要返校的人哭唧唧。

性♥感♥江♥澄♥在♥线♥做♥饭

性♥感♥蓝♥大♥在♥线♥吃♥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迷迷糊糊睁开眼,视线对上正在光明正大看他的蓝曦臣。

“早安,晚吟。”蓝曦臣眼底含笑,给了江澄一个早安吻。

江澄红着脸缩进被子里,闷闷地说:“早。”说完把头伸出来,眨巴着眼睛看着蓝曦臣。

蓝曦臣内心os:晚吟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!!!!!!天呐这么可爱的晚吟是我的这辈子值了!!!!!

蓝曦臣表面:“该吃早饭了,晚吟想吃什么?”

江澄:“随便。”

当你问你的爱人“你想吃/喝/玩啥”的时候,如果你的爱人给的回答是“随便”,那么恭喜你,你面临的是困扰过x亿对情侣的世纪难题。

热干面加白煮蛋还是煎鸡蛋加煎饼呢。蓝曦臣叼着牙刷,在心中打着早餐菜谱的草稿。等他刷好牙洗好脸,发现江澄已经站在厨房门口了。

“今天还是我做饭吧,放你一天假。”江澄懒洋洋地靠着门框,手里上下抛着一颗鸡蛋。“我先洗漱,你想想早上吃什么。”

“想要晚吟下面,再加两个蛋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江澄嘴里含着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:“蓝曦臣!这种陈年老梗你还没玩腻吗?皮一下你很开心??”

“可是,就算是陈年老梗,晚吟也中招了啊。”蓝曦臣搂着江澄,轻咬江澄耳垂:“晚吟耳朵红红的好可爱。”

江澄推开他,催他去厨房干正事:“快去打蛋,早饭还要不要吃了。”

晚吟比早饭好吃。蓝·早已有了答案但不敢说出来·曦臣转向厨房。

当他把蛋打好,江澄进了厨房,习惯性伸手拿下门边挂着的围裙。但当他看清手上拿着的东西时,一句mmp脱口而出。

看着人脸色越来越黑,蓝曦臣赶紧给人顺毛:“以前那件不是旧了嘛,我就扔了,昨天买了件新的回来。”

江澄一脸复杂的看着手上的围裙。

蓝曦臣新买的这条围裙粉嫩嫩的,胸前还绣了一只小狗,边缘还缀着做作的荷叶边,不知道这人怀的是什么心思......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。

蓝曦臣一边给人顺毛,一边哄人穿上围裙:“我看它挺可爱的,就给买回来了,晚吟试试,要是不喜欢,我就去买新的。”

想看我穿这个?没门儿!江澄气愤地攥着手中的围裙,可是一看见眼巴巴瞅着自己的蓝曦臣,脾气就飞走了。他无奈叹气,认命地套上围裙。

蓝曦臣看着穿上围裙的江澄——粉色的线系在脖子上,在后颈处打上蝴蝶结,后腰上也是一样,围裙下部分正好遮住大腿的一半......越看越觉得江澄身上的家居服碍事。

江澄注意到他灼热的目光,红着脸去做饭:“看什么看,很奇怪吗。”

蓝曦臣走上前,抱着他就开始啃咬他白皙的脖子,留下青一个红一个的印子。江澄被蓝曦臣突如其来的攻势吓到,而且今天的蓝曦臣一点都不温柔。

是围裙的缘故吧。江澄反手抱着蓝曦臣在他颈部啃咬的脑袋,迷迷糊糊的想。

蓝曦臣注意到江澄的神游,舔了舔他的耳垂:“晚吟走神了,不乖,该罚。”说完,手便伸向江澄腰部,撩起衣服下摆,探进去捏着江澄的窄腰。江澄身材很好,平时也经常锻炼,一副好腰每次都给蓝曦臣带来巨♂大♂快♂感。

另一只手伸入江澄下方,隔着一层布料把玩江澄【我不打了,翻车的可能性太大了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面就是车了,四舍五入就是个女装paly啊!!!

车,等我放假回来再发,遛了遛了。

祝小可爱们暑期快乐!



【100fo福利】今天的江澄并不想打断金凌的腿

100fo感谢!!!谢谢你们喜欢低产文笔还差的我【鞠躬】

亲情向,不是澄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正在收拾房间。

刚才江厌离打电话告诉他金凌要放在他家寄养一段时间。

“阿澄,阿凌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。”江厌离看着金子轩逗弄刚会说话的金凌,郑重地把儿子交给了弟弟。

“阿姐我不会......”

“仙子这段时间也要拜托你了。”

“照顾孩子”四个字在江澄嘴里打了个转,被硬生生憋成“阿姐我不会亏待阿凌的!”

江厌离满意的点点头,挂断电话,让金子轩把金凌送到江澄家。

金凌被金子轩放在车上后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,但是金子轩看着孩子手舞足蹈的样子感觉他应该很高兴。

直到后来金凌说话利索些了才知道那是金凌的求生欲。

到江澄家后,金子轩把金凌交给江澄,转身下楼去拿金凌的生活用品,留下一大一小一紫一黄大眼瞪小眼。

金凌:“啊——”

江澄:“饿了?”

金凌:“buruaburuaburua”

江澄:“你说啥????”

“他什么都没说,自己玩呢。”拎着大包小包的金子轩翻了个白眼。

“爸爸再见!”金凌在江澄怀中乖巧的向金子轩挥手。

“亲一个。”金子轩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于是金凌亲了一下江澄。

金子轩感觉自己被儿子抛弃了。金子轩委屈,但金子轩不能说出来。

“要舅舅!”金凌抱紧江澄的脖子,再次向金子轩心上插刀子。

“爸爸要走了,阿凌会不会想爸爸?”金子轩抱着希望再一次求证儿子还是爱自己的。

“不会!”金凌扭了扭身体,探向仙子。

金子轩:儿子不爱自己了怎么办,我要去找厌离求安慰。

金子轩走后,江澄把金凌放在自己床上,然后去整理金子轩给他带的东西。

“舅舅!”

“嗯。”

“舅舅!”

“在呢。”

“仙子——”

“仙子怎么了。”

“妃妃——”

卧室传来几声狗叫,还有爪子和地板的碰撞声。

江澄感觉不妙,扔下手中的东西冲了进去,看见金凌被两只狗夹着,从床中心被移到了床沿,仙子在努力的把金凌拖下床,妃妃则在把金凌往床上拉。

“仙子你干什么快松口!”

“妃妃你要把金凌衣服咬烂了!”

“舅舅!”

“金凌你别乱动。”

“仙子怕!”

江澄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此时的仙子也只是一只刚刚长大的狗,对陌生环境有些抵触,想逃走,但逃走时也不忘把小主人也带上。

它这是担心金凌也害怕呢。

江澄蹲下来,摸了摸仙子的头,把妃妃叫过来,让它带着仙子玩。

“不许打架。”

两只狗很齐的“汪”了一声。

江澄想了想,又说:“也不能吵架!”

金凌爬到江澄身边,扯着他的衣服:“饿。”

江澄看了眼手表 发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,揉了揉金凌的头发,把他抱到客厅,给他看猫和老鼠:“乖,舅舅去给你做饭。”

金凌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江澄的家他也来过不少次了,每次来都会觉得这里缺点东西,但是他又说不上来是什么。

冷冷清清的,让年幼的金凌独处时感觉不舒服。

还不会说话走路的时候,每次来江澄家,江澄把他一个人放在房间时他就哭,不停地哭,直到他舅赶来把他抱在怀里。

后来会走路了,就一步不离舅舅,舅舅去哪他去哪,金子轩看了连连吃醋。

到现在,他能听懂周围的大人在说什么了,自己也能说一两句话了,但是他不再黏着舅舅了。其实他还是想和舅舅呆在一起的,他还是不想一个人在冷清的房间看猫和老鼠。

只是江厌离说他要长大了,要懂事,不能再黏着舅舅了。

可是人家就是喜欢和舅舅在一起啊。

金凌委屈地瘪了瘪嘴,迈开小短腿奔向厨房。

“舅舅!”

江澄正在熬粥,看着小团子吧嗒吧嗒地跑过来,只好放下勺子抱起他。

“为什么不安安静静看猫和老鼠呢,厨房热,快回去吧。”

【长大后的金凌回想起这段:“你都把我抱起来了我还回去个鬼。”】

“喜欢舅舅!”虽然舅舅平时很凶,很严格,老是说要打断我的腿,但就是很喜欢舅舅啊!

江澄不知道金凌在想什么,只是以为这孩子犯了什么事,现在来撒娇求饶了。

“喜欢舅舅!”金凌看江澄没反应,又说了一遍。

“舅舅也喜欢你。现在可以回客厅了吗?”江澄把金凌放到地上,看着他又吧嗒吧嗒地跑回客厅。

放在以前,江澄看到金凌这个样子早就要生气了,说他明明是个男孩子,为什么还这么矫情。

可是今天的江澄不生气,今天的江澄很佛系。

可能是因为看到金凌在金子轩和自己中选了自己,也可能是太久没看见他了,江澄今天对金凌很放纵,不仅允许他看猫和老鼠,还给他买了点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,而且没有在金凌撒娇时泼冷水。

江澄端出熬好的粥,喂给沙发上的金凌。

仙子和妃妃跑过来,眼巴巴看着江澄手里的粥。

江澄从厨房里端出剩下的粥,准备倒到它俩碗里。

金凌却不干了,急急的咽下嘴里的粥,伸手去够江澄手中的锅,两条小腿胡乱蹬着,眼里急出一汪泪,嘴巴因为着急说不出话,只能呜哇乱叫,看这样子,不知道还以为江澄虐待金凌不给他吃饭。

“怎么了?”

江澄放下锅,把金凌举高高。

金凌急得直哭,也说不出自己哭的原因,只能抽抽搭搭的说几个字:“舅舅......没......”

“没什么?”

江澄看金凌一时半会儿不能平静,只能把人抱着上下颠。

“舅舅......也没......吃午饭。”金凌一抽一抽的告诉江澄自己为什么哭。

“仙子和妃妃吃了,舅舅就没有粥了。”金凌说完又急了,小手冲着仙子和妃妃,做出赶走的动作。

“坏狗狗!不许欺负舅舅!”

江澄看着怀中的这个小人,鼻子有点酸。

金凌一直以为舅舅很凶,其实不是,江澄只是不敢把伪装卸下而已,即使是在尚年幼的金凌面前,他也坚持伪装成一个强硬的人。

可是这一刻,江澄却选择用最柔软的地方接纳金凌。

他把金凌放回沙发上,轻声安慰着他:“没关系,舅舅还可以再做,这一点就先给狗狗们吃吧。”

“可是厨房热,舅舅进去会不舒服的。”金凌一脸认真。

江澄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金凌就能记住,还不允许他再进那个很热的地方。

“没事的,舅舅是大人。”

“可是妈妈说阿凌也是大人了,阿凌想保护舅舅!”

江澄差点没忍住。

金凌捏了捏江澄的脸:“舅舅要经常笑才能找到舅妈。”

差点就被这个小兔崽子感动到哭了的江澄现在想打断金凌的腿。

下午,江澄带着金凌去商场,他想给金凌买几本早教书。

金凌在玩具区抱着一个小狗玩具不放,江澄隐藏的少男心也蠢蠢欲动,大手一挥就让金凌放进推车。

晚上,江澄把洗的香喷喷的金凌放在床上,看着他和小狗玩具玩得不亦乐乎。

“金凌,该睡觉了。”江澄把金凌的枕头放在自己枕头旁,拍平了表面。

“睡觉!”金凌很自觉地关掉床头灯,钻进被子里,抱住江澄的胳膊不放。江澄怕压着金凌,面朝上睡觉,保持这个挺尸的姿势一动也不动。

“晚安舅舅!”

“晚安金凌。”

金凌一个翻身,趴到江澄身上,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:“舅舅,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”

江澄笑了笑,轻拍着金凌的背,直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才小声回答——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的舅舅很温柔












不管是否抄袭是否撞名,江澄永远是江澄,还是那个傲娇的宗主。

虽然我知道分两次发看的很不舒服,但是只能这样了

【曦澄R18】这是什么沙雕写手想到的文

·身体互换梗
·准确来说不是开车,是开船
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点开我的头像,我还有两三篇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要脸的要求哈哈哈哈哈哈

江宗主脑仁有点疼。

不是因为金凌又闯了祸,也不是因为魏无羡又来云梦闹腾。

是因为他今天早晨醒来后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劲。

这好像......是蓝曦臣的身体哈?

他看向了身旁躺着的人。

江宗主脑仁更疼了。

这他妈不是自己吗??

“蓝曦臣,蓝曦臣...醒醒。”

江澄推了推身旁正在熟睡的人。

这么惊悚的事情不能只让他一个人承担。江宗主诚实的想着。

“晚吟别闹...我...”

蓝曦臣握住江澄的手,在脸上蹭了蹭。

手感不对啊。蓝曦臣迷迷糊糊地睁眼,却在看清的那一瞬间愣住了。

“蓝曦臣”正死死地盯着自己,恨不得把自己脸上盯出个洞。

以下是来自床下的仙子的友情翻译(别问我仙子为什么在这里,它为什么能翻译,它是灵犬嗯就是这样)

蓝曦臣:“晚吟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江澄: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肥四。一觉醒来就这样了。”

蓝曦臣:“是不是因为无羡给的那个香炉......”

江澄:“香炉?”

江澄突然想起来,几日前魏无羡带着一个精致小巧的香炉回到云梦,说是个好东西,借给他们用几天。

“这个啊,蓝大哥肯定喜欢的。”

魏无羡笑眯眯的欠扁样告诉江澄这个东西有蹊跷。

蓝曦臣却没想那么多,当晚便用了那个香炉,只不过江澄发现后立马把它扔到了房外。

“好像的确是因为那个香炉。”

二人一阵忙乱地洗漱后赶到云深不知处。

“蓝曦臣”一脚踹开静室的门,看见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魏无羡和正在帮他揉腰的蓝忘机。

蓝忘机:“兄长?”

魏无羡:“蓝大哥,雅正!”

“我正你个头!魏无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!”

魏无羡看着怒气冲冲“蓝曦臣”和一脸无奈“江晚吟”,脑子挂机了一会儿。

“蓝湛这是怎么回事?”

蓝忘机看着一脸懵逼魏无羡,摇摇头。

“香炉。”“蓝曦臣”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。

“这关香炉什么事?香炉很无辜的好吗。”魏无羡从床上爬起来,盯着江澄:“师妹你这个表情真好玩。”

“魏婴,这......可能不是江澄本人。”

“不是他是谁?”

“兄长。”

“嗯。”“江澄”点点头。

“???我xbsjiqmzbsbwk_*_-%+#”

“就是你送的香炉干的好事。”“蓝曦臣”黑着脸拿出香炉,如果不是“江澄”在一旁阻止,他可能早就把它捏碎了。

“可是这香炉......效果真不是这样的。”这个香炉真的不会让人身体互换啊!体验过其功效的魏无羡想琼瑶式哭泣。

“兄长,你们用了多久。”

“不到一个时辰。”不到一个时辰便被晚吟扔出去了。

“啧啧啧,可惜了。”魏无羡插话。

“这便是问题所在了。”

“二哥哥的意思是,这个香炉若是用的时间短了,只会让人换魂,不会让人emmmmm对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大哥不妨今晚再点燃香炉试试。时辰记得和上次一样长。”

二人告别蓝忘机和魏无羡后回到莲花坞,决定白天先这样过。

“舅舅!”刚到莲花坞,金凌便扑向江澄。

“江澄”看着金凌,露出微笑。

金凌:?这不是我舅舅,这绝对不是我舅舅。

“阿凌怎么了?”

【江澄:发出关怀的声音。】

“没,没什么,舅舅你今天格外温柔。”

倒是蓝舅舅今天有点凶巴巴的。

金凌咽了咽口水,悄悄往后退。

“舅舅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明天见!”

“江澄”的笑容越发僵硬,“蓝曦臣”的脸黑如锅底。

莲花坞的弟子/家仆:今天的江宗主脾气真像蓝宗主,今天的蓝宗主脸黑得像江宗主呢!

这天入夜,蓝曦臣再次点燃香炉。

“但愿有效。”

时间一到,灭香炉,开门,扔香炉,关门,一气呵成。

就等着明天看效果了。

江澄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在梦中,他好像看见了穿着常服的蓝曦臣,坐在小船上,看着他笑。

好了下面就是车(划掉)船

上船吗朋友们,评论链接取船票

更新是不可能的,50fo福利也要等以后再说了,7.7到7.18都要上学而且期间没有手机,再加上就在刚才母上下单了一个只能打电话的手机,说是迟来一个多月的儿童节礼物emmmmm,所以以后能不能碰手机就要看命了。
明天尽量把(3)赶出来,50fo福利什么时候发那就要随缘了。

【忘羡/曦澄】在表白的边缘疯狂试探(2)

·脑洞来的太快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设定是大三学长叽x大二学弟羡,已经工作的涣x大二学生澄,忘羡走的是双向暗恋梗

·又名   忘羡《霸道学长的强势锁爱》&曦澄《温柔总裁傲娇妻》【bushi

·别试探了快跨过去吧,不行我就踹你俩过去

·会有ooc,慎入,新格式看着应该舒服一点,看着像大粗长【亲友:其实就是想假装自己很勤奋的码了很多字】

·如果没什么问题那就开始吧



“有前途!”

冲着这位同学的好眼力,魏无羡决定把他收入座下。

这位同学日后一定能成为他的好助攻!!!!

然而事实上他日后成了魏无羡的好老攻。

魏无羡加了他好友,开始私信他。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小姐姐在吗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你好小姐姐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在吗在吗,在打游戏吗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你好小姐姐,可以理我一下吗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嘿,美女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在吗在吗,很忙吗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嘿理哥一下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美女在吗

含光:嗯。不是美女。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可算是回我了!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同学我看你眼光超群,如此机智,肯定是咱x大的未来栋梁!

含光:不敢。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别谦虚,就凭你站魏无羡x蓝忘机这对,我就很欣赏你

含光:忘羡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??什么?

含光:蓝忘机x魏无羡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不,这位同学,不能以身高定攻受

含光:直觉

风流倜傥夷陵老祖:......对不起打扰了

魏无羡翻了翻含光的资料,发现这也是个小号,还是和自己一样临时建的。

要么是新人,要么就是和自己一样想隐瞒什么。

然而此时的魏无羡也没想那么多。他此刻还在痛心疾首。

为什么好好一小伙子,年纪轻轻眼就看偏了呢?

另一边的江澄收到一条新发的短信。

“晚吟下楼吧,我在楼下等你,给你带了云梦的新鲜莲蓬。”

“死gay。”江澄虽然嘴上骂着,心里却对蓝曦臣不抵触,甚至...对他做过的一切小细节还有点小激动。

魏无羡把这个小激动成为“初恋时期的无脑男人必备之心跳的感觉”。

蓝曦臣一直很细心。

冬天,蓝曦臣会为他准备好热豆浆,亲自送到学校。知道他不喜欢保温杯的铁锈味,就用泡沫箱子装好后提到学校,连吸管都是他帮江澄插。夏天则会派人运来云梦的新鲜大莲蓬,如果运气好,还能碰到江厌离,请她做一锅莲藕排骨汤,运到x大让两个弟弟解解馋。每次在送到x大前,蓝曦臣都会把汤再热一热。

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江澄走下楼,看见抱着纸箱子傻乐着的蓝曦臣。

蓝曦臣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自己的?

他开始盯着纸箱子若有所思。

好像......是因为那次丢人丢到家的事?

那时的江澄刚进校,还是个浑身带刺不好招惹的“豹躁哥”,江厌离为了防止有人不小心惹毛了弟弟,招惹一身伤,恨不得在他身上贴个“易炸毛,给他一只狗撸就好了”。

江澄表示自己还没到那个地步,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在大学不会打架。

事实证明江澄对于不打架的保证比薯片还脆,军训第一天便掉地上摔了个嘎嘣脆。

军训第一天的时候,江澄已经换好衣服准备去集合了,魏无羡却还在床上躺着,不愿意起来。

“师妹,逃次军训吧,写的检讨比逃课多还能感受教官1v1的力量,肯定比逃课刺激。”

“要逃自己逃,恕不奉陪。”

江澄走下路后就开始回忆去操场的路。

五分钟后江澄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路痴属性。

就在他准备在学校瞎逛一下再找操场时,旁边的楼后面传来了一些声响。钢管碰撞的声音和人撞在墙上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。

哦豁,这里有人打架。

江澄没有立马冲过去,而是绕到楼的另一侧去观察。

他看到的是一群人拿着钢管指着一个男生。

他认识那个人,是高中邻班的薛洋。在高中的时候,他,魏无羡还有自己被称为老师列为重点防范对象。

“跑啊,继续跑啊,怎么不跑了?在高中收拾不了你,你以为在大学照样不行?”

为首的人嚣张地抛着钢管,旁边的人很有眼力劲的跟着一起抛。

一排钢管整齐划一的上下飞舞,薛洋跟着它们的节奏点头。

一旁的江澄怀疑薛洋今天脑子有问题。

“苏涉你他妈是不想要命了吧?”

薛洋:发出不屑的声音.jpg

“不就是金光瑶最近不理你了么,至于像个争宠的小姑娘一样来讨理吗。不是我说,你天天像条狗一样跟着金光瑶身后,也不怕他嫌你烦,对他来说你就是个工具,用完就可以放一边了,等哪天需要你了,自然会来找你的。”

苏涉像是被点到了死穴,在除他自己外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扔出了手中的钢管。

薛洋头一偏,轻松躲过。

“玩阴的?”

江澄走到薛洋身边,捡起那根差点打中薛洋的钢管,又快又准地扔向苏涉。

“喏,还给你了。”

说罢,拉着看戏一般轻松的薛洋拔腿就跑。

“哎,刚才谢谢了啊。”

“不客气,举手之劳。”

二人一阵飞奔后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追上来,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。

因为不是很熟,只是知道有这样一个人,二人静坐相对无言。

“同学,请问您知道蓝忘机现在在哪里吗?”

不知过了多久,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上方响起。

江澄抬头,发现自己脑袋顶上是张和昨天魏无羡牵的那人几乎一样的脸。

“抱歉,不知道。”

江澄看着他身后大大小小的包裹,心中暗自赞叹道现在的快递员送个快递都要穿西装,真是太敬业了。本着对任何职业都要平等对待的原则,江澄决定帮他一把。

“送快递啊?我虽然不知道他在哪儿,但是我能带你在学校转转,万一运气好碰到了呢。”

“快递员”笑面轻僵,没有多说什么,跟着江澄晃悠。

“你们现在送快递都要穿西装?”

“不......”

“夏天热不热?”

“那个......”

“很辛苦吧,一天要跑很多地方。”

“这位同学......”

“你们也挺不容易的。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哎你看那好像是蓝忘机!”

快递员蓝曦臣顺着江澄的手看去,随后欣然拖着包裹走向蓝忘机。

“这位同学,”蓝曦臣停下脚步,“贵姓?”

“免贵姓江,名澄。”

“江澄?好名字,我们以后还会再见的。”

是因为经常来我们学校送快递吗?江澄看着蓝曦臣的背影想。

几个月后知道真相的江澄想抽当时的自己两巴掌。

江澄接过箱子,对蓝曦臣客套了一下:“每次都让你亲自送过来挺不好意思的,让你费心了,不知怎样才能报答蓝先生?”

交接箱子的手无意间碰在了一起,随即又迅速弹开。

蓝曦臣内心os:晚吟的手!!!!!四舍五入就是牵手手了!!!!

蓝曦臣表面:“晚吟不必客气,这是我愿意做的。”

此时还是(自以为)直男的江澄并不知道蓝曦臣在想什么,尽管蓝曦臣已经多次疯狂暗示,魏无羡多次明示——

“我(蓝曦臣)喜欢你啊!”

直男江澄仍然坚信,蓝曦臣和自己是妥妥的兄弟情,比隔壁镇魂的兄弟情还兄弟,并为自己以前产生的一些想法感到羞愧。【镇魂: dei,我们是兄弟情】

人家可是姑苏蓝氏的总裁呢,怎么会对自己这样一个大学生产生那种想法。

“那,晚安,蓝先生。”

“晚安晚吟。”

蓝曦臣看着江澄离开的背影,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追妻路还很长。

江澄转过身时,开始意识到或许蓝曦臣对自己的确有那种想法。

可能还是带颜色的那种。




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剧情很混乱,进展很慢,这次的回忆杀带入感觉很牵强。师姐辣鸡洋和苏涉出来吃了个瓜,这章没有diss瑶妹!
你们看着开心就好。













【50fo福利】点梗啦!!!!

占tag致歉

真的没想到我可以在只写两篇文的情况下50fo,新手表示很开心。

梗什么的随便点,我吃的杂,一般接受得了,不熟悉的梗可能会ooc

谢谢你们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