旋转跳跃的橙皮

圈名江以菱,放飞自我月更党
高二理科狗,手机经常被收,但是会找人帮忙登号发文
江澄毒唯,priest女孩
楚留香玩家,云梦小姐姐
如果有人叫我橙皮会比听到有人叫我圈名更开心【一开心就产粮了呢】

【曦澄】心跳/BE慎入/相信会有甜番外

这是一个片段,相当于大体内容介绍?后面陆陆续续发他俩的甜日常,HE是不可能了,只能在番外日常里舔舔带糖的玻璃渣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未来,人们医好了癌症,医好了艾滋,却没能治好江澄的心脏病。


       医生都说江澄能活到现在是个奇迹。他从生下来就被判了死刑,医生断定他活不过十岁,可他远远超过了医生的预期,今年二十四岁。江澄的病情自十岁后开始恶化,此后十四年里磕磕绊绊也就这样过来了,长期在医院,没太多出病房的机会。医院是个两面的地方,有死亡的恐惧和新生的狂欢。江澄一直体会着这两种极端的感情中的部分——每天都在垂死边缘挣扎,面对家人的叹息和医生的委婉说辞,慢慢被不知日期的死亡推向崩溃边缘。


       直到他遇见蓝曦臣。


       他们的相遇非常偶然,简直不像是相遇。

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春日午后,江澄在花园里散步,遇见前来拿体检报告的蓝曦臣。蓝曦臣低头专心看报告,江澄在一旁发呆,回过神就看见蓝曦臣。没有太多偶像剧和言情小说里的情节和心理活动,生活圈子很单调的江澄第一反应就是“小伙子长得不错。”


       第二次看见蓝曦臣是在病房外。蓝曦臣来医院看望朋友,却错进江澄的房间。江澄正在坐在床上优哉游哉啃苹果,看见蓝曦臣进来,嘴上动作一顿。他本来以为在自己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他了。蓝曦臣连连抱歉,江澄摆摆手,目送他出去。


       第三次,是蓝曦臣来主动找他。然后就有了第四次,第五次......


       江澄对他的感觉从一开始的“小伙子长得不错”变为“好像有点喜欢他”,大概用了一年的时间。蓝曦臣这一年里面火力全开,尤其是在知道江澄日子不多了以后。


       后来他们就在一起了,没有太多花哨的流程。


       出柜那天,蓝曦臣和江澄把蓝启仁还有江家人都叫到了蓝曦臣家里。蓝启仁气得砸了茶杯,虞紫鸢全程紧握银戒,江枫眠沉默不语,江厌离知道劝不起来这两人,就给他们拿了软垫,她不想让他们膝盖着凉。


       他们在地上跪了许久,直到虞紫鸢把蓝曦臣叫到房内。


       “阿澄的身体情况你也是知道的,请你慎重考虑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虞阿姨,既然我今天把您和叔叔叫到这里,就是想向您表达我对阿澄的心意。我已经决定了,绝不改变。”


       虞紫鸢没有再多说,想了想,把银戒交给他:“这是我们家的祖传银戒,本来是要给阿澄的,现在送给你。”  


       蓝曦臣知道这是对他的一种认可,没有推脱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...一个短短的,乱七八糟的片段,虽然我知道停在这个地方非常没道理......后期还会慢慢完善情节的,就当是一个小小的预告吧,证明我还活着,我没失踪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


我...很久没出现过了。

但是我真的有在写文!真的!

是刀子!我爱刀子!


我我我来补档了
https://shimo.im/docs/YdA9aCaaeZIvo2Dj/ 点击链接查看「共享单车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【曦澄R18】吃早饭还是吃晚吟,这是个问题/四舍五入就是个女装play

我来了!!!
前文见主页嗷,真的很抱歉这辆车拖了这么久

https://shimo.im/docs/07KfCQ7CDg009uqr/ 点击链接查看「一辆自行车」,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我估计它又不蓝,所以评论链接走起

学校不知道为什么要突击检查,月考说来就来很绝望了。
所以那辆女装车......可能要拖段时间了,我,我有三个新脑洞!【学生涣x生物老师澄,论坛体,年下预警】【受今天老师讲元曲的启发,想写公子涣x戏子澄】【江老师和自己成精的宠物犬涣的日常】都是小甜饼!我大概在29~31这三天内会放一天假,到时候一天四更,就当是给你们的补偿好不好!

【曦澄R18】吃早饭还是吃晚吟,这是个问题/四舍五入就是个女装paly

开学前最后一篇小甜饼,九号就要返校的人哭唧唧。

性♥感♥江♥澄♥在♥线♥做♥饭

性♥感♥蓝♥大♥在♥线♥吃♥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迷迷糊糊睁开眼,视线对上正在光明正大看他的蓝曦臣。

“早安,晚吟。”蓝曦臣眼底含笑,给了江澄一个早安吻。

江澄红着脸缩进被子里,闷闷地说:“早。”说完把头伸出来,眨巴着眼睛看着蓝曦臣。

蓝曦臣内心os:晚吟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!!!!!!天呐这么可爱的晚吟是我的这辈子值了!!!!!

蓝曦臣表面:“该吃早饭了,晚吟想吃什么?”

江澄:“随便。”

当你问你的爱人“你想吃/喝/玩啥”的时候,如果你的爱人给的回答是“随便”,那么恭喜你,你面临的是困扰过x亿对情侣的世纪难题。

热干面加白煮蛋还是煎鸡蛋加煎饼呢。蓝曦臣叼着牙刷,在心中打着早餐菜谱的草稿。等他刷好牙洗好脸,发现江澄已经站在厨房门口了。

“今天还是我做饭吧,放你一天假。”江澄懒洋洋地靠着门框,手里上下抛着一颗鸡蛋。“我先洗漱,你想想早上吃什么。”

“想要晚吟下面,再加两个蛋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江澄嘴里含着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:“蓝曦臣!这种陈年老梗你还没玩腻吗?皮一下你很开心??”

“可是,就算是陈年老梗,晚吟也中招了啊。”蓝曦臣搂着江澄,轻咬江澄耳垂:“晚吟耳朵红红的好可爱。”

江澄推开他,催他去厨房干正事:“快去打蛋,早饭还要不要吃了。”

晚吟比早饭好吃。蓝·早已有了答案但不敢说出来·曦臣转向厨房。

当他把蛋打好,江澄进了厨房,习惯性伸手拿下门边挂着的围裙。但当他看清手上拿着的东西时,一句mmp脱口而出。

看着人脸色越来越黑,蓝曦臣赶紧给人顺毛:“以前那件不是旧了嘛,我就扔了,昨天买了件新的回来。”

江澄一脸复杂的看着手上的围裙。

蓝曦臣新买的这条围裙粉嫩嫩的,胸前还绣了一只小狗,边缘还缀着做作的荷叶边,不知道这人怀的是什么心思......反正不是什么正经玩意儿。

蓝曦臣一边给人顺毛,一边哄人穿上围裙:“我看它挺可爱的,就给买回来了,晚吟试试,要是不喜欢,我就去买新的。”

想看我穿这个?没门儿!江澄气愤地攥着手中的围裙,可是一看见眼巴巴瞅着自己的蓝曦臣,脾气就飞走了。他无奈叹气,认命地套上围裙。

蓝曦臣看着穿上围裙的江澄——粉色的线系在脖子上,在后颈处打上蝴蝶结,后腰上也是一样,围裙下部分正好遮住大腿的一半......越看越觉得江澄身上的家居服碍事。

江澄注意到他灼热的目光,红着脸去做饭:“看什么看,很奇怪吗。”

蓝曦臣走上前,抱着他就开始啃咬他白皙的脖子,留下青一个红一个的印子。江澄被蓝曦臣突如其来的攻势吓到,而且今天的蓝曦臣一点都不温柔。

是围裙的缘故吧。江澄反手抱着蓝曦臣在他颈部啃咬的脑袋,迷迷糊糊的想。

蓝曦臣注意到江澄的神游,舔了舔他的耳垂:“晚吟走神了,不乖,该罚。”说完,手便伸向江澄腰部,撩起衣服下摆,探进去捏着江澄的窄腰。江澄身材很好,平时也经常锻炼,一副好腰每次都给蓝曦臣带来巨♂大♂快♂感。

另一只手伸入江澄下方,隔着一层布料把玩江澄【我不打了,翻车的可能性太大了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面就是车了,四舍五入就是个女装paly啊!!!

车,等我放假回来再发,遛了遛了。

祝小可爱们暑期快乐!



【100fo福利】今天的江澄并不想打断金凌的腿

100fo感谢!!!谢谢你们喜欢低产文笔还差的我【鞠躬】

亲情向,不是澄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江澄正在收拾房间。

刚才江厌离打电话告诉他金凌要放在他家寄养一段时间。

“阿澄,阿凌这段时间就拜托你照顾一下了。”江厌离看着金子轩逗弄刚会说话的金凌,郑重地把儿子交给了弟弟。

“阿姐我不会......”

“仙子这段时间也要拜托你了。”

“照顾孩子”四个字在江澄嘴里打了个转,被硬生生憋成“阿姐我不会亏待阿凌的!”

江厌离满意的点点头,挂断电话,让金子轩把金凌送到江澄家。

金凌被金子轩放在车上后咿咿呀呀不知道在说什么,但是金子轩看着孩子手舞足蹈的样子感觉他应该很高兴。

直到后来金凌说话利索些了才知道那是金凌的求生欲。

到江澄家后,金子轩把金凌交给江澄,转身下楼去拿金凌的生活用品,留下一大一小一紫一黄大眼瞪小眼。

金凌:“啊——”

江澄:“饿了?”

金凌:“buruaburuaburua”

江澄:“你说啥????”

“他什么都没说,自己玩呢。”拎着大包小包的金子轩翻了个白眼。

“爸爸再见!”金凌在江澄怀中乖巧的向金子轩挥手。

“亲一个。”金子轩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于是金凌亲了一下江澄。

金子轩感觉自己被儿子抛弃了。金子轩委屈,但金子轩不能说出来。

“要舅舅!”金凌抱紧江澄的脖子,再次向金子轩心上插刀子。

“爸爸要走了,阿凌会不会想爸爸?”金子轩抱着希望再一次求证儿子还是爱自己的。

“不会!”金凌扭了扭身体,探向仙子。

金子轩:儿子不爱自己了怎么办,我要去找厌离求安慰。

金子轩走后,江澄把金凌放在自己床上,然后去整理金子轩给他带的东西。

“舅舅!”

“嗯。”

“舅舅!”

“在呢。”

“仙子——”

“仙子怎么了。”

“妃妃——”

卧室传来几声狗叫,还有爪子和地板的碰撞声。

江澄感觉不妙,扔下手中的东西冲了进去,看见金凌被两只狗夹着,从床中心被移到了床沿,仙子在努力的把金凌拖下床,妃妃则在把金凌往床上拉。

“仙子你干什么快松口!”

“妃妃你要把金凌衣服咬烂了!”

“舅舅!”

“金凌你别乱动。”

“仙子怕!”

江澄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此时的仙子也只是一只刚刚长大的狗,对陌生环境有些抵触,想逃走,但逃走时也不忘把小主人也带上。

它这是担心金凌也害怕呢。

江澄蹲下来,摸了摸仙子的头,把妃妃叫过来,让它带着仙子玩。

“不许打架。”

两只狗很齐的“汪”了一声。

江澄想了想,又说:“也不能吵架!”

金凌爬到江澄身边,扯着他的衣服:“饿。”

江澄看了眼手表 发现已经是午饭时间了,揉了揉金凌的头发,把他抱到客厅,给他看猫和老鼠:“乖,舅舅去给你做饭。”

金凌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。

江澄的家他也来过不少次了,每次来都会觉得这里缺点东西,但是他又说不上来是什么。

冷冷清清的,让年幼的金凌独处时感觉不舒服。

还不会说话走路的时候,每次来江澄家,江澄把他一个人放在房间时他就哭,不停地哭,直到他舅赶来把他抱在怀里。

后来会走路了,就一步不离舅舅,舅舅去哪他去哪,金子轩看了连连吃醋。

到现在,他能听懂周围的大人在说什么了,自己也能说一两句话了,但是他不再黏着舅舅了。其实他还是想和舅舅呆在一起的,他还是不想一个人在冷清的房间看猫和老鼠。

只是江厌离说他要长大了,要懂事,不能再黏着舅舅了。

可是人家就是喜欢和舅舅在一起啊。

金凌委屈地瘪了瘪嘴,迈开小短腿奔向厨房。

“舅舅!”

江澄正在熬粥,看着小团子吧嗒吧嗒地跑过来,只好放下勺子抱起他。

“为什么不安安静静看猫和老鼠呢,厨房热,快回去吧。”

【长大后的金凌回想起这段:“你都把我抱起来了我还回去个鬼。”】

“喜欢舅舅!”虽然舅舅平时很凶,很严格,老是说要打断我的腿,但就是很喜欢舅舅啊!

江澄不知道金凌在想什么,只是以为这孩子犯了什么事,现在来撒娇求饶了。

“喜欢舅舅!”金凌看江澄没反应,又说了一遍。

“舅舅也喜欢你。现在可以回客厅了吗?”江澄把金凌放到地上,看着他又吧嗒吧嗒地跑回客厅。

放在以前,江澄看到金凌这个样子早就要生气了,说他明明是个男孩子,为什么还这么矫情。

可是今天的江澄不生气,今天的江澄很佛系。

可能是因为看到金凌在金子轩和自己中选了自己,也可能是太久没看见他了,江澄今天对金凌很放纵,不仅允许他看猫和老鼠,还给他买了点小孩子喜欢吃的零食,而且没有在金凌撒娇时泼冷水。

江澄端出熬好的粥,喂给沙发上的金凌。

仙子和妃妃跑过来,眼巴巴看着江澄手里的粥。

江澄从厨房里端出剩下的粥,准备倒到它俩碗里。

金凌却不干了,急急的咽下嘴里的粥,伸手去够江澄手中的锅,两条小腿胡乱蹬着,眼里急出一汪泪,嘴巴因为着急说不出话,只能呜哇乱叫,看这样子,不知道还以为江澄虐待金凌不给他吃饭。

“怎么了?”

江澄放下锅,把金凌举高高。

金凌急得直哭,也说不出自己哭的原因,只能抽抽搭搭的说几个字:“舅舅......没......”

“没什么?”

江澄看金凌一时半会儿不能平静,只能把人抱着上下颠。

“舅舅......也没......吃午饭。”金凌一抽一抽的告诉江澄自己为什么哭。

“仙子和妃妃吃了,舅舅就没有粥了。”金凌说完又急了,小手冲着仙子和妃妃,做出赶走的动作。

“坏狗狗!不许欺负舅舅!”

江澄看着怀中的这个小人,鼻子有点酸。

金凌一直以为舅舅很凶,其实不是,江澄只是不敢把伪装卸下而已,即使是在尚年幼的金凌面前,他也坚持伪装成一个强硬的人。

可是这一刻,江澄却选择用最柔软的地方接纳金凌。

他把金凌放回沙发上,轻声安慰着他:“没关系,舅舅还可以再做,这一点就先给狗狗们吃吧。”

“可是厨房热,舅舅进去会不舒服的。”金凌一脸认真。

江澄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金凌就能记住,还不允许他再进那个很热的地方。

“没事的,舅舅是大人。”

“可是妈妈说阿凌也是大人了,阿凌想保护舅舅!”

江澄差点没忍住。

金凌捏了捏江澄的脸:“舅舅要经常笑才能找到舅妈。”

差点就被这个小兔崽子感动到哭了的江澄现在想打断金凌的腿。

下午,江澄带着金凌去商场,他想给金凌买几本早教书。

金凌在玩具区抱着一个小狗玩具不放,江澄隐藏的少男心也蠢蠢欲动,大手一挥就让金凌放进推车。

晚上,江澄把洗的香喷喷的金凌放在床上,看着他和小狗玩具玩得不亦乐乎。

“金凌,该睡觉了。”江澄把金凌的枕头放在自己枕头旁,拍平了表面。

“睡觉!”金凌很自觉地关掉床头灯,钻进被子里,抱住江澄的胳膊不放。江澄怕压着金凌,面朝上睡觉,保持这个挺尸的姿势一动也不动。

“晚安舅舅!”

“晚安金凌。”

金凌一个翻身,趴到江澄身上,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:“舅舅,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”

江澄笑了笑,轻拍着金凌的背,直到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才小声回答——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篇的舅舅很温柔












不管是否抄袭是否撞名,江澄永远是江澄,还是那个傲娇的宗主。

虽然我知道分两次发看的很不舒服,但是只能这样了